首页 > 品玩体验 > 虚拟现实:一场醒不来的梦 (下)

虚拟现实:一场醒不来的梦 (下)

门宇阔 | 2017-09-08 08:40

2016被认为是的元年,仅仅一年之后,VR就陷入了沉默,它好像一个巨大的泡沫,在迅速膨胀后来到了临界点,瞬间崩塌。尘埃落定,我们不妨深下心来,看看VR发生了什么,它的技术达到了什么水平。这是一篇小的VR编年史,不是墓志铭,等VR翻开下一个篇章时,或许可以看看这段往事,以续前缘...



  

技术的边界

  我们上一篇谈到了移动VR,这一篇讲讲主机VR,它们一般有超大的头戴,用一根很粗的线连接游戏主机或电脑,所带来的性能提升也远优于移动VR。它们一般有定位装置,在头部运动的检测上也远好于陀螺仪。另外还会配有手柄,提供更丰富的手势操作。

虚拟现实:一场醒不来的梦 (下)_pic1

  市面上有三个顶级的主机VR产品:HTC的HTC Vive、Facebook的Oculus Rift、索尼的PlayStation VR。

虚拟现实:一场醒不来的梦 (下)_pic2

  这其中,HTC Vive最具代表性,Vive内置了两块OLED屏幕,单眼分辨率1080p, 447的像素密度,刷新率90hz,延迟在22ms以下,采用了菲尼菲尔透镜,有效处理边缘的畸变。Vive的配置可以说是为行业树立了一个标杆,与竞争对手拉开差距的同时,也导致了成本的升高。售价方面,Vive国行版6888元,商业版8288元(商用可保修)。

虚拟现实:一场醒不来的梦 (下)_pic3

  在提供高清晰度和低延迟的同时,主机VR一般还提供了移动VR所不具备的动态跟踪模式。我们上篇提到,移动VR的动作追踪主要靠陀螺仪,而HTC Vive使用了名为Lighthouse激光定位的技术,将两个盒子(激光发射器)安装在对角位置,盒子里面是发光二极管,以高频率在横向和纵向的位置发射不可见的红外激光,就好像一个灯塔。

虚拟现实:一场醒不来的梦 (下)_pic4

  Vive头盔上有类似“陨石坑”的传感器,它们负责接收激光信号。坑与坑的布局位置不同,接受信号的时间也不一样,通过这微小的差距,就能计算出头盔在一段时间内的位置移动,从而实现了对头盔的360°追踪。

虚拟现实:一场醒不来的梦 (下)_pic5
灯塔(激光发射器)每分钟对空间进行600次的横向和纵向扫描

  这套系统达到了相当的定位精度,戴上Vive后,人可以在小范围内移动(5m乘5m),可以实现躲闪,下腰等动作,当使用者快走出边界时眼前会出现一睹网格虚拟墙。

虚拟现实:一场醒不来的梦 (下)_pic6

  Oculus Rift把“陨石坑”变成了红外光发射装置,一个个发光源,就好像星星在闪耀一样。旁边有2台摄像机,以每秒100帧的速度实时拍摄,捕捉红外光,构建三维模型,监控头部运动,这就是「群星系统」。

虚拟现实:一场醒不来的梦 (下)_pic7

  在原理上和Vive类似,只是一个主动一个被动。Rife头盔内还配备了九轴传感器,在红外光被遮挡时,用陀螺仪来提供空间位置信息。

  PS VR的定位相当简单,它与Oculus相同,采用的都是主动光学定位,不同的是,Oculus是红外光,PS VR是可见光。它在头显上有不同的LED灯,通过摄像头对灯进行跟踪,根据不同的颜色和光源大小进行距离判定。

虚拟现实:一场醒不来的梦 (下)_pic8
PS VR在进行精准度调教

  就定位的精准度而言,Vive强于Rift强于PS VR。PS VR由于使用了可见光定位,因此比较容易受到其它光源的影响,另外它的传感器数量也不够多。

  除了独立的定位系统,主机VR一般都提供了更强大的手柄,如果说头显欺骗了人的视觉,手柄作为补充,欺骗的就是人体的一部分触觉。手柄可以去捡物品、瞄准、充当翅膀,当你拉弓搭弦时,它会模拟出拉弓时箭矢的轻微震动,精准地反馈到手心里。

虚拟现实:一场醒不来的梦 (下)_pic9

虚拟之手也为真实灵肉

马车的另一个轮子

  把内容放在最后说其实有点不公平,内容在VR里有举足轻重的作用。好比你有一部iPhone,但没有Apple Store的丰富应用,再好的配置和工业设计也是无事无补。

  目前,VR的内容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:影视、游戏、工具应用。VR中的影视和我们常见的很不一样,这里也不过多描述,你可以去买一个VR盒子,在手机上下载一个“Google Spotlight Stories”的应用(可能需要翻酱),里面有不少顶尖的VR视频资源。

虚拟现实:一场醒不来的梦 (下)_pic10

  这其中就有大名鼎鼎的《Help》,这部不到5分钟的电影,制作费用达到了300万美元,观众处于其中,第一次不再受制于镜头的视角,而有了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。

虚拟现实:一场醒不来的梦 (下)_pic11

  拍摄VR视频的设备很多,《Help》使用了4个普通摄影机拍摄,后期把画面拼接到一起。另外还有一体化VR摄像机,镜头镶嵌在机身内,便宜如两目镜头的Gear 360(约2000元),专业如8目镜头,售价35万元的OZO。

虚拟现实:一场醒不来的梦 (下)_pic12

三星Gear 360

虚拟现实:一场醒不来的梦 (下)_pic13

Nokia OZO

  游戏方面,无论是游戏的深度还是广度,主机VR都完爆移动VR。PS VR背靠索尼娱乐的资源,有《PLAYROOM VR》这种诚意之作;HTC Vive与游戏大厂Valve联姻,可体验《亚利桑那州的阳光》类的大作;而Oculus Rift借助于Facebook的平台,想在社交方面有所突破。

  比如下面这款类似《狼人杀》的游戏,除了传统的语音外,还引入了肢体语言,玩家可以指认、点头、窃窃私语、高声申诉,在叽叽喳喳的谎言和辩解中分清真相,这种非常强的互动性,让整个游戏更立体更真实。脑洞再大一点,甚至可以打造一个类似《模拟人生》的虚拟城市,但里面的市民不再是AI,而是来自全球的玩家,让用户在另一个世界扮演另一种身份。

虚拟现实:一场醒不来的梦 (下)_pic14

  Oculus还想发展UGC(用户原创)内容,比如你在海南度假,想知道海滩的状况如何,如果有别人上传了视频,你就可以戴上头盔,看到海边的一切状况:人多人少、浪的大小、水的清澈度、太阳是不是很强等等。新闻播报不再是一个主持人傻乎乎地自言自语,你可以站在街上,看台风的真实威力,或深入战场,体验一个冲锋士兵的第一视角。

  另外,VR可以成为不错的工具,让艺术工作者突破二维的平面,在更广阔的三维空间里绘制一副流光溢彩的作品。现实模拟也成了可能,你买了一个毛坯房,装修公司能在VR里模拟出一毛一样的空间,从管道线路的铺设,到使用什么墙纸,一层一层地展现给你看,把整个流程的出错率降到最小。

虚拟现实:一场醒不来的梦 (下)_pic15

虚拟现实:一场醒不来的梦 (下)_pic16

虚拟现实:一场醒不来的梦 (下)_pic17

疯狂的背后

  既然VR技术这么有吸引力,又为何会衰落呢?

  第一还是成本以三星手机+Gear VR为例,没小5000不算完。主机VR更是变态,目前市面上绝大多数的笔记本,都支持不了主机VR。以Vive的配置为代表,想要流畅运行,搭配的主机得5000元起底,配上显示器,耳机等设备,加上价格不菲的平台游戏,一整套下来大概需要14000元左右,这个数字让多数消费者望洋兴叹。 

虚拟现实:一场醒不来的梦 (下)_pic18

  也正是这种高门槛,让VR的普及成了问题,线下体验店才能如火如荼。6月,索尼宣布了PS VR的销售额,一共卖出了100多万套,数量大于两个竞争对手的总和(Vive 42万,Rift 24万)。PS VR在体验上算是老末,但它更具性价比的售价为它赢得了市场。

虚拟现实:一场醒不来的梦 (下)_pic19
PS VR不由台式电脑驱动,而独立运行于更便宜的游戏主机(如PS 4,Xbox)

  100万看着不错吧?对比PS4超过6000万台的销量,却是小巫见大巫。近期,三大厂商也纷纷降价,Oculus Rift优惠了200美元,降至399美元(约合人民币2630元),国行版HTC Vive从原价6888元降至5488元,PS VR精品套装调整为3399元人民币。大家似乎已经走上先做推广,再赚钱的路子。

  第二,体验再好的VR,一般玩个半小时也就歇菜了,头显发热严重又不透气、头盔太重还破化发型、对眼镜不友好、线缆经常缠绕,给人带来一条龙的不良生理反应,呜呼哀哉。

  另外设备的安装也非常复杂,对场地也有规定,从开机-调配头盔-到进入游戏,这中间耗费的时间已经够打一把王者荣耀了。

虚拟现实:一场醒不来的梦 (下)_pic20

  第三,内容缺失。游戏虽然能多,但能玩的就那么几款,而且在上市初期普遍缺乏杀手级游戏,游戏的粘性也不高,这可能是和它们普遍缺乏互动性和奖励机制有关。VR影视也不成熟,很多导演都是第一次拍,面对一圈镜头甚至不知道应该站在哪里,而且VR视频的制作成本较高,Facebook对于UGC的畅想更像是对未来的规划。所以非常囧的是,最火的内容,反而是那些粗制滥造,却让人血脉贲张的VR小电影,它们制作成本低,又有足够的吸引力。

虚拟现实:一场醒不来的梦 (下)_pic21

  据悉,HTC正考虑做战略调整,可能的选项包括剥离Vive VR业务;在收购Oculus之后,Facebook显然对于Rift的销量不满意,扎克伯格甚至在公开场合表示过对于Oculus的不满。

  而除了VR之外,还有MR和AR,它们也属于虚拟现实的分支。但在大环境不景气的背景下,无论哪家都没有了2016年的风光,Magic Leap始终拿不出产品,微软的MR产品HoloLens面临停产,明年可能也不会有新产品发售。

HoloLens可以在真实的环境中叠加虚拟影像  

  三个问题都可以解决,但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,我们不太可能在短时间内看到一个跳跃式的进步,但这不意味着虚拟现实不会掀起第二次浪潮,比如某款现象级游戏的问世、iPhone 8对于AR的支持等,也许会让市场再次风气云涌。这1年的时间,让我们惊讶于虚拟现实发展之迅猛的同时,也看到了它的美中不足。不管行业怎样波动,我们始终无法忘记第一次进入虚拟世界时的惊讶,也无法接受VR从此没落的结局。

梦一场

  人类对于脑科学的研究从未停止,电影《Chappie》给出了一个有趣的假设:人类的意识可以进行数字化储存,比如“妈咪”的意识可以备份在U盘里。记得小时候上语文课有句费解的名言:“有的人死了,他还活着...”。哦,原来是这么个意思。

虚拟现实:一场醒不来的梦 (下)_pic22

妈咪意识的备份测试

  意识流太科幻,但也许可以重塑梦。梦的感觉非常真实,在梦中,人会失重,会害怕,会拔腿飞奔直到一觉醒来,揉揉眼睛才发现自己身在何处,这不就是虚拟现实么?随着脑科学,神经科学的不断深入,我们对大脑各个皮层的神经反应和运作机制会有更好的理解。

  而对于虚拟现实的最终幻想,就是打造全感官的梦境。不再尝试用VR去欺骗感官,何不更近一步,对原生的神经细胞进行人为刺激,从而在大脑皮层实现对意识的精准控制,摆脱头显的局限性,直接在潜意识层面创造出虚拟的场景,人物,和故事。

  什么是真?如果说平常能够看到,听到,闻到的就是真,那么真实只不过是你大脑所接收的电子讯号而已。可能VR技术的终极形态就是假乱真,变成一个造梦的平台。

虚拟现实:一场醒不来的梦 (下)_pic23

  这是一个我们无法一直努力的社会,却是一个我们必须直面的惨淡人生。很多人每天为生存奔波,被房贷,工作或孩子搞得焦头烂额。日复一日,有时觉得自己就是一团走肉,生无可恋。于是我们选择麻木,选择遗忘,选择逃避。直到虚拟现实的出现,给我们那些不再提及的梦想提供了另外一种可能性。

  还记得《黑客帝国》中NEO面对的难题吗?吞下红色药丸会回到真实世界,吞下蓝色药丸将继续活在构建的虚拟世界中。

虚拟现实:一场醒不来的梦 (下)_pic24

  未来,当虚拟和现实之间的界限越来越模糊,我们可能真的会面对红蓝药丸的抉择。到那个时候,你会选择直面现实的鲜血淋漓,还是愿意在虚拟中模拟一场完美的人生?

  「智能」是一种前卫的生活方式

  关注钨丝科技微信公众号(woosmarter),一起品玩智能产品,畅想智慧生活

分享到:
我要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