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品玩体验 > 北京出勤 | 用糟糕的方式,开始每一天

北京出勤 | 用糟糕的方式,开始每一天

门宇阔 | 2017-11-08 15:23

  北京似乎总和「漂泊」这个字眼分不开,落根的人是少数,而大部分年轻人,没有一个可以称作「家」的地方,他们把临时的住所安置在四环以外,每天早上带着迷离的眼神,向着祖国首都心脏的位置进发。

北京出勤 | 用糟糕的方式,开始每一天_pic1

  钨丝科技(woosmarter)采访了5位生活在北京的年轻人,他们使用着不同的交通工具,通勤已经成了生活的一部分,这其中所消耗的时间和精力,可能是三四线城市所无法想象的。在这个偌大的城市,我们想听听他们的声音,看看他们的生活轨迹。

地铁里的战斗民族

  车子缓缓停下,1秒,2秒,3秒...这是爆发前的宁静。

  门开了。

  “先下后上...”在疏导员吟唱般的声音中,列车像一条长长的蠕虫,吐出一批人,又吸纳一批人。看上去井然有序,但其中暗潮涌动。

  “这是一场战斗,每天上下班的点就是尖峰时刻。”任宁带我坐的是1号线,晚上6点半,「战壕」里已经是黑压压的一片,楼梯上都挤满了人。车子大约3分钟会来一趟,但完全无济于事。

北京出勤 | 用糟糕的方式,开始每一天_pic2

  每一个门只能上4、5个人,等了2趟车,终于轮到了我们。双排队列瞬间变成扇形,最前面的人弓着腰,在没有助跑的情况下迅速冲进去填补空出来的位置。

  我们排在中间,前面有人挡着,脚还没动,身子已被后面的人活生生地推着走,同时受到了扇形两翼战斗人员的夹击,感觉被做了一次人工呼吸。

  后排的有些人觉得上车无望,便知趣地侧身,站住靠门的位置,让其他人鱼贯而入。最后的残党两手先扶着门边,借助手臂的力量把身子往人墙里怼。

北京出勤 | 用糟糕的方式,开始每一天_pic3

  “上不去啦!挤的跟照片似的,”地铁疏导员的这句话把任宁逗乐了,他扭过头来,笑容有些扭曲,不知道是不是被挤的。  

  冲锋结束后,就陷入了阵地战,上了车的人群可不安分,戴眼镜的哥们脸贴着窗,用手推着门,挣扎地挤出一点空间方便看手机。一个男人两手把住栏杆,搭出一个支架,为怀里的女友建了一个避风港,还有大妈用胳膊肘拐来拐去,不知道跟谁过不去。

  任宁拉着我往车厢中部钻,“中间的部分会好很多。”他扭动着腰身,压着肩膀从人缝中寻找出路,人墙厚到看不见路,只能伸出手去摸。

  背包已然不能背在身上,为了不增加侧身的面积,只好手持。“借过。”他小声嘟囔着,前面的大叔撅着屁股,上半身往前倾了倾。这个缝隙露出了一根铁柱,他一把够过去,借助左臂的力量把自己往前拉。

  任宁说的不错,车厢中部的位置虽然没有豁然开朗的感觉,但真的没有那么挤。这么说吧,如果站在中间,刹车时你需要找个把手扶;如果你在车门口附近,会被人肉的屏障层层围住,给你最优的惯性缓冲。

北京出勤 | 用糟糕的方式,开始每一天_pic4

  最后是持久战,车子每到一站,就有人会用蛙泳的姿势,拨开人群下车,同时新的人会挤上去。那些不下车的人,就要忍受摩擦、压力、和每一次起步与刹车带来的人肉冲击。

  氧气倒不是问题,车内有很好的循环系统,门口位置的风甚至是挺大的,但任宁说我赶上了好时候,“夏天才叫惨呢,空调也没用,人挤人一身汗,后背全是湿的,怎么形容呢?空气中弥漫着人的味道。”

  我搜寻着脑海里关于「人味」的嗅觉记忆,不知不觉就到了站,这一次下来,学到了好多东西,回头有机会再约任宁体验一把10号线,然后写个《北京地铁生存指南》。

  他还要换乘才能回家,我没有继续陪同的勇气了。“还有什么tips可以传授的?”我在离开前问道,相信这个挤了2年地铁,久经沙场的老兵一定还有大招。

  他鬼魅地一笑:“找妹子挤。”

  “哈?”

  “就找漂亮姑娘啊,我一般上来会瞄个姑娘,她们比较矜持吧,不会跟你抢位置,反正都是挤,你是喜欢闻妹子身上的香水味,还是油腻大叔的狐臭?”

  “...”

  任宁说,自己现在基本「退役」了,下班后不急回家。吃个饭、看看电影、和同事聊聊天,每天7点或者8点从公司走,地下就没那么恐怖了,用他的话讲,这叫「修身养性」。

  据了解,北京地铁工作日的客流量在1000万左右,这个数字庞大到让人没有概念。他们汇集到一起,在诺大的城市里争夺一小份空间,这场战争每天都在上演,没有输赢,没有正义。

北京出勤 | 用糟糕的方式,开始每一天_pic5

2017年10月27日数据

  每天通勤时间:2小时

针对你的出行工具,推荐一个好用的产品

  那种朋克背包,就是背包上有很多金属刺的那种,把挤你的人扎死。开个玩笑,我推荐Kindle吧,地铁的优点就是稳,适合看书。我也喜欢纸书,但有的真的太厚了,一首拉着把手,一首端着书太累。Kindle很轻,我去年在地铁里看了6本书呢,而且它没有封面,有时候你不想让别人知道你在看什么。


困兽犹斗

  我坐在刘萱的车上,接上蓝牙,放了一首Creedence的《Suzie Q》,歌里60年代的摇滚味十足,但节奏感让它绝对可以胜任这个时代的车载音乐。吹着风,晃着脑袋,让景物在余光中远去,想想都觉得惬意。

  然而,我们没有动一丝一毫。

  前面只能看到宝马的屁股,以及宝马前面的车屁股。这个点,不管是主路辅路,基本都围了个水泄不通。

北京出勤 | 用糟糕的方式,开始每一天_pic6

  刘萱的车不贵,10万出头,她当时就想买个出行的工具,帮助她从鸟巢附近的家,到丰台区上班。“开车(上班)大约40分钟,坐地铁1个小时,区别不大,”刘萱靠在椅背上,“今天是你在,有人聊,平常我可没这么淡定。”

北京出勤 | 用糟糕的方式,开始每一天_pic7

  除了堵,她还要面对夹三、抢道等被她称为「不轨」的行为。前面的车稍微挪动,她也得跟着挪,这种一顿一挫的感觉毫无驾驶乐趣可言。哪怕与前车相隔了仅2米,后面的车也会鸣笛,让人更加烦躁不安。

  “我觉得吧,这一年下来,自己的脾气变大了,以前别人抢我道,我也就算了,现在要么大灯闪他,要么喇叭按死他。我也知道没用,就是想泄愤。”

  “那你下班回家会带着这种情绪么?”我不安地问道。

  “嗯...可能我自己没感觉,有时候有无名火也不会对老吴发,但容易变得不爱说话。”老吴是她男朋友,两人国庆去了趟日本,除了好吃的牛肉、好玩的环球影城和狭小的民宿外,刘萱还留下了一个印象,“那一个周我都没开车,心理真的特别畅快,回来以后真有种把车卖了的冲动。”

  但她不会卖的,每周的一次限行就让刘萱感受到了没车的不便。另外只要逮住机会,她还会跟老吴开车出去玩,去坡峰岭赏红叶摘柿子,去怀柔看水长城,去古水北镇压马路。

  尽管,每个回来的周末,他们依然会堵在路上。

北京出勤 | 用糟糕的方式,开始每一天_pic8

  每天通勤时间:1.5-2小时

针对你的出行工具,推荐一个好用的产品

  我没什么推荐的,倒是希望有个靠谱的手机支架,看消息不用拿起手机,导航也方便。现在用的这个是吸盘式,时间长了就吸不住,碰一下就会掉,而且手机的拿取都不是很方便。


睡城与大白兔

  李阮住在北京通州,这个地方有个外号,叫「睡城」。相比于海淀区,通州的房租要便宜不少,也吸引了很多人年轻人在此安窝。

  阮阮住的地方叫巴克寓所,她说这地听上去很高大上,实际上也就那样,干净便宜是她重点考虑的东西,一个月1600元的价格,在四环内不太可能找到这么划算的。

北京出勤 | 用糟糕的方式,开始每一天_pic9

  而划算的代价,就是每天要5点起床,乘坐807路车上下班。阮阮给807取了个名字,“哈哈,我喜欢叫它大兔子,因为它车头有两个特别可爱的大耳朵(反光镜),这个车怎么说呢,不是公交车,更像是那种旅游大巴,里面有空调和电视。”

北京出勤 | 用糟糕的方式,开始每一天_pic10

  至于让人费解的起床时间,她有充足的解释:“大白走的是高速,貌似市里去通州就这么一条高速,但你无法想象上下班时候高速都会堵!车会完全静止在路面上,太可怕了。”

  实际上,大白兔走的高速有公交专用道,早上7点到9点开放,但阮阮选择赶6点的车,是因为807在上高速前还要停好几站,这个过程就会堵20多分钟。而且很多车才不管什么法规,它们会规避安在天桥下的摄像头,见缝插针地占领公交道。

  行车道上的轿车跑不动,插入公交车道后,由于公交相对速度快很多,有些不走运的车避让不及,就会发出车祸。阮阮说她平均一个月就能看到2起事故,“公交司机也长了心眼,压根不敢开快,在加上六点半过后807也处于爆满的状态,还不如早早走。”

北京出勤 | 用糟糕的方式,开始每一天_pic11
摄于公交车内

  我最好奇的还是她是怎么起来的。“这个吧,习惯就好,当然现在冬天来了,5点半天还不亮,加上被窝外面冷的要命,起床就要多挣扎一会儿。”阮阮说的毫不在意。

  我观察了一下这趟5:50的班车,几乎没有了空的位子,其中不乏闭着眼睛补觉的年轻人,不知道做着怎样的梦。

  每天通勤时间:2小时

针对你的出行工具,推荐一个好用的产品

  我推荐一款耳机吧,Bose QC 30,带降噪的,其实也是朋友推荐给我的。车子的引擎声是蛮大的,我一般戴上耳机听英语,我还在喜马拉雅上买了如何运营微信的付费栏目,这样每天通勤的2个小时,就不觉得浪费时间了,虽然有时候听着听着就睡过去。


打车一族

  “我曾经在哪看过一个调查,就是打车和买车的成本换算,我记得只要路途不是太远,打车的费用是比自己开车便宜的。”杨晓婷没有驾驶本,也没有买车的打算,“我一天大约50元的打车费,而如果自己开车,光是停车费就要30元。”

  她自己一个人住,一辆能坐5个人的车,显得有些多余,而保险、维护、停车场地等都是麻烦事儿。

  晓婷打了好几年的车了,以前Uber活着的时候用Uber,当时还办了会员卡,后来Uber没了,就用滴滴。养成习惯后,她发现叫车确实比拦出租方便不少,而且车子普遍比出租车要强。

北京出勤 | 用糟糕的方式,开始每一天_pic12

  晓婷是一名产品经理,公司的弹性工作制让她能错峰出行。但有时候遇到大雨,或者需要高峰出行,打车就变成了一件难事。“有时候加小费都没用,心里不免着急。”她说公司虽然没有硬性的打卡要求,但老是迟到必然不好。

  打车上班大约只需20分钟,但周末就比较麻烦。北京太大了,她的朋友也分布在北京的各个角落,虽然都是同城,但要聚在一起依然要不小的时间成本。她很多朋友有车,但每次和闺蜜玩完,她都习惯自己打车回家,“朋友送我来回都要1个小时分钟,还是自己走的好,周末出门坐地铁,晚上回家花90块打车还是可以接受的。”

  路上她给我讲了一件惨事,她朋友的朋友也是打车族,遇上了外地来的车,贴着假牌入了滴滴。回家的路上出了车祸,司机开车跑了,昏迷的女乘客被丢在路上,不省人事。

  虽然遇到过很多不靠谱的司机,但这个发生在自己朋友圈的事让晓婷不寒而栗。现在晚上加班回家,她都会走一套流程:坐后排右手边、系安全带、把车牌号、车的照片都发给朋友,有时候还要故意打个电话,让司机知道有人在等她,然而回了家,又是一个人。

  每天通勤时间:45分钟

针对你的出行工具,推荐一个好用的产品

  打车软件喽?没啥好推荐的,我之前用Uber是喜欢它的软件设计,后来用过一段时间的神舟(专车),那时候做活动,充100送100,还挺划算的。哦,我可以推荐iPhone哈哈哈,iPhone内置的指南针还是挺准的,比之前用过的安卓机强太多。

  有时候叫车,司机喜欢跟你说什么东门西门,在地图上没有显示,就用指南针来判断。对,我就是分不清东南西北的那号人,这也是我不开车的一个理由吧,晚上回家可能都会迷路。

北京出勤 | 用糟糕的方式,开始每一天_pic13


摩托党

  理查德喜欢称自己为「骑士」,这也是圈子里的叫法。但我还是喜欢称他为摩托党,听上去可能更Old Fashion一点。

  自打来了北京,理查德就对公交系统不敢兴趣,花7.8万买了辆排量649cc的巡航型摩托,这成了他的宝贝,“买摩托有两方面的考虑吧,第一个实用的角度,摩托车能钻,虽然没有自行车那么小巧,但在车流量大的时候不至于被卡死。另一个就是可以撞风,怎么解释呢,就是那种迎着风的感觉你懂的吧?”

北京出勤 | 用糟糕的方式,开始每一天_pic14

  理查德口中有很多名词,什么撞风、炸街、炸隧道、压弯、跑山等等,我都不是很懂,但听上去就觉得很酷。后来他骑着摩托捎了我一程,关于他说的「能钻」和「撞风」这两点上,我有了深刻的体会。

  摩托车属于机动车,和汽车走一条路,在红灯的时候,理查德喜欢往前拱,把车速降的很低,左右脚点地支撑,从两排车中间左摇右摆地钻过去,来到起发线的位置。

  “抱紧了!”他透过头盔吼到。

  说实话,搂着他的腰有些别扭,但刚刚看到他不可思议地钻了10多辆钢铁巨兽,我下意识地抱得很紧。我的选择是正确的,那个起步就像F1的发车,在绿灯刚刚亮起的一刹那,车子就蹿了出去,但与自动挡车不同,那种推背感不是持续性的。

  摩托车是手动挡,换挡靠左脚来踩。他每踩一下,就配上右手的油门,便有一股牵引力把我往后拽。虽然坐在后面,依然能感受到风的阻力,平常坐车时,总是希望车子的引擎声和风噪能小一些,但跨在摩托车上,人会不自觉地聆听风声的悦耳,以及排气孔震动带来的音浪。

  那一小段路里我们跑了100多的时速,理查德说骑摩托上下班的速度比汽车快了不少,从出行效率上占绝对优势。但摩托也没有想象的那么完美,理查德的牌照是京B,这属于「二等公民」,与京A相比,京B在北京的活动范围小的可怜,五环不让上主路,四环内也不能通行。

北京出勤 | 用糟糕的方式,开始每一天_pic15
摄于烟台

  京A牌值10万左右,这个价格可以买一辆相当不错的摩托了,抱着侥幸心理去四环内闯一闯,如果被抓,就是100块+3分,钱不心疼,但摩托和汽车驾照共用12分,代价还是很大的。理查德透露,虽然北京对于这种违禁的抓罚力度不严,但进了4环,总归有种心虚的感觉。

北京出勤 | 用糟糕的方式,开始每一天_pic16

  据了解,中国虽然没有全面禁摩,但对于摩托车是相当不友好的,地方法规和国家法规存在冲突,摩友们都憋了一肚子气。

  理查德举了个例子:“开会的时候四环里有些加油站不给摩托加油,这本身违反消费者权益保护法。”

  我直接反问:“可是你开进4环就违法啊。”

  “就像闯红灯,我在长安街开车闯红灯,是违法,但加油站可以因为这个不给我加油嘛?”他来了气,“你买台正规手续汽车,给国家交税上险,但是国家不让加油站给你加油,你什么滋味?摩托同理。生下来的时候都说你是人,上马路后规定只有你得把手放地上学狗走,凭什么?”

  走了正规流程,却经常要像开黑车一样被区别对待,而比这种不公更可怕的,是那些危险的路人。在一次回家路上,一辆轿车不看反光镜就开了车门,这让理查德毫无防备,“连车带人一起被掀飞,车被人抬走后想爬起来看看车伤的怎么样,却只能在路边静静躺着。”

  摩托圈里有句名言「4轮承载的是肉体,两轮承载的是灵魂」,但我觉得,这个灵魂被套上了一对看不见的枷锁。

  每天通勤时间:40分钟

针对你的出行工具,推荐一个好用的产品

  摩托车能推荐的东西真的有很多,我推荐个比较奇葩的吧,是我给我妈买的一对保暖护膝(途安THUASNE)。后来她觉得太紧,我就自己穿了。我摩托两侧没用挡流板(减少风阻用),风直接吹到膝盖上,护具佩戴麻烦,护膝就非常好脱,在我不穿骑行服的时候,它能让我骑地更舒服。


滑板少年

  “你能给我展示一个特技么?”我指着老肖的滑板,期待看到一个完美的飞越动作。但他不会,“这个板叫小鱼板,速度比较快,你看它身子也比较短,属于通勤专用吧。”

  肖的板子并不贵,淘宝上100多淘的,他说这个板子仿造了一个叫Penny的牌子,真品能卖上1000多。

北京出勤 | 用糟糕的方式,开始每一天_pic17

  其实肖对于板子不甚了解,滑板是他在英国留学时学的,国外有深厚的滑板文化,年轻人会聚在一起练动作,学校里也到处有滑板飘过的身影。

  对于肖来说,滑板就是个玩具,他偶尔会和朋友去奥体中心刷刷街,而用板子出勤,是他搬家后的第一个想法,“公司离家很近,也没有直达的交通方式,我上班不用拿什么东西,本想着滑板上街,后来发现我太天真了。”

  北京路况的复杂成度超乎了他的想象,首先是路面状况堪忧,人行道上有黄色的盲道阻碍,滑不起来。肖觉得黄色盲道是个面子工程:“英国有很多残疾人出没,但北京这么大的人口量,按理说会有更多的(残障)人,但我从来没见过。”

  我们一边探讨,一边下了马路牙子。国贸的路面比较新,但出来那个范围,地上的柏油马路就变得坑坑洼洼,上下班的时候都是人,跟下饺子一样。

北京出勤 | 用糟糕的方式,开始每一天_pic18

  “可能是路面的颗粒比较大,或者我板子本身不行,总之一脚踩下去滑不了多远,而且时间长了震的脚疼。”老肖坚持了两天就不干了,不舒服和不安全是他放弃的原因,自己又没有戴护具和买新板的动力。

  老肖后来选择了共享单车。他在英国可没见过这种新鲜玩意,“非常方便,我下了3个APP,最喜欢骑的是小蓝,比较舒服。”但很快,他就发现了共享单车的困局,很多的车被人糟蹋的不成样子,二维码扫不了,座椅是歪的,刹车不灵,要么被人锁了轮子。还有一些看上去没什么事儿,用手机一扫就显示单车故障...

  有一次他看到一条新闻,说单车座椅下被藏了针头,里面是什么艾滋病病毒。后来虽然被辟谣了,但从此他开始疑神疑鬼,每次骑车前都要检查一圈。看过了同享单车的种种惨状,他对国内的国民素质产生了深深的怀疑,生怕自己买一辆「羊角头自行车」后会遭到同样的欺凌。

  老肖那天问我小米平衡车怎么样,我说北京不让上路,而且有危险。可惜他住的位置比较尴尬,说近不近,说远不远,怎么出行估计会苦恼他很长时间。

  每天通勤时间:20-30分钟

针对你的出行工具,推荐一个好用的产品

  我还是推荐鞋吧,玩滑板的人一般都不爱带护具,虽然这是对自己的不负责。滑板鞋的特点是平底,底薄,没有什么缓震,比如Vans就是这种鞋。很多人穿板鞋觉得路走多了脚疼,这是因为滑板鞋一般有足够的摩擦力,又不厚,让脚掌能很好地贴合滑板,感受弯道和加速度。

  所以玩滑板请选Vans,匡威基础款也可以,DC的鞋我买过一次,虽然也是打着板鞋的标签,但真的不合适踩在滑板上。


  我们看到的只是一个缩影,在北京,还有很多人用其它的方式出行,不知道他们是否也和我的采访对象一样,每天都要上演一番人在囧途。

  以前总听人说90后是垮掉的一代,长辈看不惯年轻人的作息和洒脱放纵的生活方式。这次采访后,我觉得身边的年轻人活的挺不容易,用不同的工具上班,却以同样糟糕的心情开始和结束每一天。他们想要缩短这个时间,想要在路上干点什么,想找一个离公司更近的「家」。

北京出勤 | 用糟糕的方式,开始每一天_pic19

  年轻人的困境是社会发展的结果,也是科技进步的结果。科技造就了更多元的交通工具,它们给我们带来的了更快的速度和更远的距离;另一方面,又给我们施加了更大的不安全感,和更快节奏的生活。

  科技用一张网联结了每一个人,而每个人都在单行的轨道上,独自奔波,前行。

  (应采访对象要求,部分人名为化名)

  我们关注与科技有关的产品和生活方式

  关注钨丝科技微信公众号(woosmarter),一起品玩智能产品,体验智慧生活

分享到:
我要评论